时事专访 No.9

日本在亚洲经济一体化中的作用

深尾京司
RIETI教职研究员

  进入21世纪,一方面美国的经常收支赤字在急剧膨胀,另一方面东亚的经常收支盈余却在不断增加,这便引起了新的世界性经常收支不平衡。RIETI将把贸易、金融全球化过程中亚洲经济一体化的深化,以及与此相关的外汇、宏观经济政策、经济结构方面的设想作为本年度主要的政策研究课题开展研究并进行政策提案。作为这一研究的开端,将于6月17日、18日在经团连会馆(东京都千代田区)召开以"新的世界性不平衡与亚洲经济一体化"为题的RIETI政策研讨会,届时将就这种世界性不平衡的特点及其可持续性,以及不平衡的调整方案进行分析研讨。会议召开之际,RIETI 编辑部就世界性不平衡的背景与经济一体化的关系等问题请教了与会者—RIETI教职研究员深尾京司先生。

编辑部:
  有关经常收支的"新的世界性不平衡"都有哪些问题呢?

深尾:
深尾京司  美国庞大的经常收支赤字是否会持续下去,另外日本的经常收支盈余也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这就有可能导致贸易摩擦。还有中国会不会像上世纪70年代的日本那样,因经济过热而导致通货膨胀呢?这些都可被视作引发宏观经济问题的导火索。

  与欧洲相比,东亚的贸易形式有其自身的特性。这种特性表现在,仅限于机电产品、办公机器、精密机械(除汽车工业以外的)等机械行业实现了垂直性的专业分工。这主要是包括日系企业在内的跨国企业推行了垂直性专业分工的结果,行业内部的贸易也很兴旺。另外,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中国需要大量本国无法生产的,如特制钢板、化学产品、主要零部件等高档中间材料以及工厂用机械设备等固定资产,而韩国、日本等所谓发达国家就成了这些材料设备的供给国。德国与法国之间交易量最大的产品是汽车,而日韩间是半导体。在亚洲,除汽车以外的机械行业中,有着很严密的专业分工,以这种高效率的专业分工为依托,亚洲正为成为全世界的产品供应基地而不断扩大生产规模,并由此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但是换个角度,这也意味着与欧洲相比,在其他行业中,贸易活动的深化以及自由化进展非常迟缓。比如汽车行业、食品加工业,由于还残存着各种各样的限制,使其贸易发展很难有起色。各国所生产的种类繁多的产品在其行业内贸易没有取得长足的发展。除电器、精密机械行业以外,其他行业中还存在着贸易壁垒过高、专业分工迟缓等问题。换一个角度来看,也可以说(这些行业)极具贸易增长的潜力。通过贸易活动的严谨化来提高生产效率,提高消费者的生活福利水平,进而也就有可能获取更多的利润。

编辑部:
  亚洲的贸易形式有其自身的特性,那么您如何看待它与亚洲经济一体化的关系呢?

深尾:
  五至十年之前,东亚地区一直以开放的地区主义而自诩。与自由贸易协定(FTA)只谋求两国之间或地区内部封闭的贸易增长不同,(当时)也面临着面向世界的多边贸易自由化的机遇。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就像我前面说过的那样,包括日本在内的东亚各国充分利用高效的生产系统,发挥了其机械行业作为世界性供应基地的作用。但是,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新一轮谈判相继在西雅图及坎昆陷入僵局;另一方面,世界各个地区不断缔结FTA,使得日本面临迟迟无法加入其他地区FTA的窘境。比如日本和墨西哥,如果没有缔结日墨自由贸易协定的话,相对于欧美企业,日本企业将明显处于不利地位,所以日本的产业界纷纷向政府提出了要求。政府方面完全采取被动的姿态,见其他国家已经缔结了(自由贸易协定),才进而推进本国的谈判进程,但是,考虑到东亚地区作为世界性供应基地的特性,以及提升其在世界经济中的重要地位,我认为日本原本在世贸谈判中就应占主导地位。

  FTA还有一个原产地原则(rules of origin)问题。根据自由贸易协定,仅两个缔约国之间取消贸易壁垒,为防止绕道出口第三国制品,有必要制定证明产品原产地的制度。对于企业来讲,制作原产地证明,使企业增加了交易费用的负担。

  还有,在关贸总协定(GATT)及世界贸易组织(WTO) 框架下,只有几乎对所有的产品都废除了贸易壁垒的FTA得到承认(GATT第24款)。但是,实际上还不能称作完全自由化的"低劣的FTA"仍大行其道。还以日本和墨西哥为例,根据猪肉等农产品的优惠进口框架的规定,只对从墨西哥进口的产品给以优惠。日本应该尽量避免由于其他国家陆续缔结FTA ,而将自己排除在外这种事态的出现。但是,如前所述的原产地规定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而包括日本在内,各国都在陆续缔结"低劣的FTA",所以很多国际经济学家都认为,从世界经济整体的角度来看,这种状况绝对不是他们所期望的。

编辑部:
  您认为在亚洲经济中,日本应发挥怎样的作用呢?

深尾:
  我认为应该认真分析由于缔结FTA所带来的利益及随之而来应付出的代价。比如日本和新加坡间缔结了协定,但没有对相关的利益及代价做后续性的补充规定。排他性的地区主义"发达国家"欧盟(EU),盟国之间缔结关税同盟及自由贸易协定,但在关税及非关税壁垒问题上,对于欧盟以外的贸易对象国则根据国家不同采取不同的对待方式,贸易壁垒异常复杂。法国的政府直属研究机构CEPII(center d'etudes prospectives et d'informations internationals) 对贸易对象国的关税及非关税贸易壁垒调查得非常详尽。日本好像没有能够进行类似调查的机构。从研究人员的角度看,RIETI这样的政府直属的研究机构,不应像GTAP那样只是依据大致的产业类别数据进行计算分析,而应从长期的国家利益考虑,对更为详细的产业类别的生产效率进行对比、对非关税壁垒进行调查。当然有人会说这项工作不是那么简单的。(笑)

  政府方面,很多原本负责WTO谈判的精英现在都在负责FTA的谈判。但是新一轮的谈判停滞不前,所以现在应该认真考虑如何打破这一僵局。考虑到国家的长远利益,虽然日本不应耽搁缔结FTA的进程,但是积极推进WTO新一轮谈判也是应该做的事情。

  另外,印度、巴西、中国等具有决断实力的新兴集团不断兴起,并积极提倡以往的多边谈判的重要意义。如何推进今后的贸易谈判以满足这些新兴国家的要求呢?我想日本积极的推动工作将是非常重要的。

采访、撰稿/RIETI网站编辑部 熊谷晶子(2004年5月24日)

2004年6月22日登载

浏览该著者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