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快进行统计改革,准确掌握服务产业的生产率

深尾京司
教职研究员

  提高服务产业的生产率是日本经济摆脱长期停滞最重要的课题。但是在日本,由于物价统计和国民经济核算统计的制约,服务产业的大部分活动(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0%左右),无论是产业层面还是企业层面都无法准确地计算实际产值和生产率。如果没有准确的计算结果,无论是缜密的实证分析还是构思改善措施都无从谈起。

◆◆◆

  下图是日本整体劳动生产率(实际GDP除以总劳动时间得出的数值)的推移,分为制造业·第一产业(农林水产业及矿业)和除此之外的产业(统称服务产业,其中包含建筑业)两部分表示。服务产业的劳动生产率不仅上升速度远远低于制造业·第一产业,而且从1990年代以后上升趋势线也被超越。

图:劳动生产率(2000年价格,平均每小时)
图:劳动生产率(2000年价格,平均每小时)
(资料来源)JIP数据库2015

  服务产业占日本整个GDP和就业人数的70-80%,说90年代以后日本经济衰退的主要原因是服务产业生产率停滞也不为过。探讨如何提高服务产业生产率的研究很多,但都在数据方面受到致命的制约。

  劳动生产率的上升以一小时劳动可生产的实际产值增加了多少来计算。制造业·第一产业的实际产值增加量基本上可以准确地计算出来。以生产智能手机为例,每小时生产的数量和每个手机的价格是不变的,手机的性能提高了,消费者的利益也相应提高,所以性能提高的部分即被视为实际生产扩大(实际GDP也相应增加)。

  基本上所有制造业·第一产业生产的产品,性能提高的部分被视为价格下降。实际产值是名义产值除以添加了性能提高部分的物价指数计算出来的,因此性能的提高是作为实际GDP或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来准确掌握的。

  但是许多服务产业的产出由于下述两个原因很难准确地计算生产率。

◆◆◆

  一个是行政服务和大多数学校教育等,这些服务在市场交易中无法得到充分的等价支付,或者数量和质量难以计算。包括日本在内,许多国家都采用代之以生产要素投入量来计算这类服务的产值(产出=投入的方法)。

  具体来说,就是以总生产成本作为名义产值,以投入的生产要素价格(工资率、资本成本、中间投入价格)的加权平均值作为物价指数,再用总生产成本除以物价指数得出的生产要素投入指数替代实际生产指数。也就是说,用劳动和资本的投入量计算产值。

  像制造业及许多面向企业的服务业一样可以直接计算产值的许多产业,通过创新(技术革新)和改善生产效率,实际产值增长率高于实际投入量增长率的倾向广泛存在,两者之差被称为全要素生产率(TFP)上升率。以产出=投入的方法计算产出时,根据定义TFP上升率为零。这样,计算生产率就从根本上受到制约。

  此外,日本还存在固有的问题。第一,欧美许多国家的建筑业,通过调查价格制作包含质量因素的产出物价指数,再用名义产值除以这个物价指数的方法计算出实际产值。另一方面,日本和英国的建筑业不制作这种物价指数,使用产出=投入的方法计算。

  日本用这种方法计算的经济活动高达GDP的20%左右。有意见认为至少建筑业应改为欧美式的计算方法。笔者所在内阁府经济社会综合研究所的研究课题组,利用房地产交易价格信息等,开展合作研究,制作建筑业的物价指数。

  第二,使用产出=投入的方法时,关键在于准确计算投入量,但日本没有充分考虑投入。

  例如,使用产出=投入的方法,即使总劳动时间不变,但是当投入劳动力的平均学历和熟练水平上升时,劳动力质量提高的部分应算作实际劳动投入增加,从而实际产值(以及GDP)也增加。但是日本在建筑业、私立学校和部分社会福利等方面没有充分考虑这些。据笔者的研究小组推算,由于建筑业没有充分考虑,日本的GDP统计在1973年-2012年期间的经济增长总共少估算了1.7%。

  很难准确计算生产率的另一个原因是在计算实际商业、医疗等产业(约占GDP的20%)的产值时发生的物价指数问题。下面以商业为例进行说明。

  商业的名义产值以销售额和采购额之差(商业利润)计算。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和欧盟统计局推行上述计算方法,在实际计算物价指数时,如果每单位商品的商业服务质量不变,那么"每单位商品的利润价格(销售价格-采购价格)"就是商业服务价格。美国和加拿大的GDP统计已经改为这个方式。

  然而在日本,虽然日本银行有一些改革的动向,但还在沿袭把商品销售价格作为商业服务价格的传统方式。如果同样交易形态的每单位商品的价格发生了变化,美加两国与日本的结果有可能大不相同。接下来以投入商业的生产要素只有劳动力、商店之间处于充分竞争状态使商业利润等于劳动成本为条件进行说明。

  假设采购价格及商品交易量不变,同样交易形态(服务质量也相同)下的劳动生产率在所有商店上升,每单位商品交易的投入量减半。这时由于劳动成本减半,每单位商品的边际价格和商业利润也减半。

  按照OECD推行的方式,由于商业服务价格减半,所以商业的实际产出(商业利润/商业服务价格)不变,劳动生产率翻倍。另一方面,按照传统方式,作为商业服务价格使用的商品销售价格下降微小,所以实际产出基本上减半(GDP也减少),只观察到微小的劳动生产率上升。

  也就是说,按照传统方式计算,可能低估商业生产率的上升。美国的商业劳动生产率持续上升,而日本停滞,其原因或许在于日美的统计方式不同。

◆◆◆

  如上所述,服务产业的统计还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尚待解决,很可能低估了日本经济增长和生产率上升。许多发达国家都认识到服务产业的重要性,与OECD等组织合作改善统计。

  例如英国认识到产出=投入的方法有缺欠,为了准确计算生产率的上升,对教育和社会福利等多项服务试行数量指数(如毕业生人数)和服务质量指数(如学力测验平均分)的组合方式。

  遗憾的是,日本由于统计部门人员短缺等原因,改善工作滞后。制定提高生产率的政策措施需要准确地计算生产率,需要从根本上改革服务产业的统计方法。

※本中文稿由RIETI翻译

2017年2月15日《日本经济新闻》

2017年3月8日登载

浏览该著者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