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经济学实施2年 解决需求不足需要日元贬值

深尾京司
教职研究员

  日元兑美元汇率,从2012年1美元兑80日元左右跌到最近的120日元左右,在第2届安倍晋三政权下,日元贬值50%。把美国以外的主要贸易伙伴国也包括在内,来看因物价变动而引起竞争力变化的实际有效汇率(国际决算银行制作),日元处于自1973年2月实行现行浮动汇率制以来的最低水平。我们应怎样来评价历史性的日元贬值和对此做出贡献的安倍经济学呢?

◆◆◆

  日元贬值使在日本生产的产品(包含服务)变得便宜,国内外的需求从外国产品转向日本产品,这可以解决国内需求不足及扩大国内生产总值(GDP)。但是,实现这个机制需要时间。如后所述,由于贸易结构等发生变化,日元贬值使国内生产扩大的效果可能减弱。但即使如此,对于日元贬值可以解决日本需求不足这一点,基本上所有的经济学家都不持疑义。

  根据内阁府对相关GDP缺口的推算,现在日本出现了GDP比2.7%(14万亿日元)的需求不足。自雷曼危机后,象发达国家采取的应对方法那样,对巨大的供给过剩迅速地创造需求已成为世界的常识。现在,从物价及工资上升缓慢这点来看,需要创造对在日本生产的产品的需求。

  对日本来说,有必要扩大需求这一点,从储蓄投资平衡的动向(见图)中也能得到确认。在日本,因企业部门旺盛的储蓄而引起民间储蓄率不断走高,另一方面,因民间投资下降造成民间储蓄极端过剩。就像凯恩斯经济学所教导的一样,在民间储蓄过多的情况下,如果没有与其相对应的经常项目收支盈余,或者一般政府没有发生赤字,就会像现在的日本一样造成供给过剩和GDP下降。

图:日本的储蓄投资平衡(对名义GDP比率,4个季度变化平均)
图:日本的储蓄投资平衡(对名义GDP比率,4个季度变化平均)
(资料来源)法国巴黎银行证券根据日本内阁府的资料制作

  日本在雷曼危机以后,因海外的经济停滞和日元升值的影响,经常项目收支盈余急速减少。为此,如图中所示,依靠高额政府赤字(安倍经济学第2支箭的财政政策)吸收民间过剩储蓄,勉强支撑着国内需求。

  但是,由于政府债务的累积使财政重建陷入不能再等的局面,今后必须削减财政赤字。如果安倍经济学第3支箭的增长战略获得成功,就可以通过提高投资收益率扩大民间投资、通过企业治理改革加强分红取向、通过提高实际工资恢复消费,从而减少民间储蓄。但这种效应很难使民间过剩储蓄大幅减少。这样看来,日本通过日元贬值使经常项目收支大幅度盈余,今后暂时还是有必要的。

  根据标准的国际宏观经济学(关于经常项目收支和决定汇率的储蓄投资平衡论),在日本这样的采用浮动汇率制、国际资本移动活跃的发达国家,产品的需求不足会造成实际利率下降,需要货币贬值来解决需求不足。汇率具备调整本国产品需求的功能。

  在过去20年里,日本一直被需求不足所困扰,遗憾的是,汇率基本上没有发挥应有的功能。其原因在于因贸易盈余引起的经济摩擦问题和及放宽货币政策还不充分。而且雷曼危机后,在其他发达国家一起放宽货币政策时,日本由于当时处于通货紧缩的情况下,名义利率已经基本上到达零的下限,因此国内外利率差缩小,造成日元不断升值。

  现在,美国由于经济复苏而结束了量化宽松,而日本成为贸易赤字国,因此日本没有了以前那样的障碍,面对可以享受汇率调整的机遇,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

  那么,在2012年末以后日元贬值的情况下,为什么日本的出口并没有得到扩大呢?

  就像经常被指出的一样,存在以下几点问题:(1)中国等新兴工业国及欧洲的经济停滞;(2)以汽车产业为中心,生产活动急速向海外转移;(3)日本出口产品从一般产品向系统产品?高质产品转变,出口企业整体面临需求的价格弹性下降;(4)汽车等品牌产品如果不改变型号,就不能降低当地价格;(5)以中小企业为中心的生产率停滞等。

  在10月份的贸易统计中可以看到当地销售价格下降及出口数量增加等,因日元贬值出现了出口好转的征兆。并且,从旅游收支盈余等服务贸易中也可以看到日元贬值的效果。

  由于人口减少将导致国内需求下降,转移到海外生产的丰田汽车等日资跨国企业恐怕很难大举回归国内。但是跨国企业把生产?研究开发?总公司功能等向世界最合适的地区转移的倾向正在加强,日元贬值使日本的吸引力增强。而且可以预期,留在国内生产的原材料?零部件产业和中小出口企业因日元贬值扩大生产。

  日元贬值的副作用是进口物价上涨造成实际工资不涨,投入进口中间产品企业的生产成本增加。但是,为了解决产品需求不足是不得已的。我们应感到遗憾的是,在过去20年里,由于生产活动向海外转移和生产率上升停滞,造成现在如不甘心忍受历史性的日元贬值就无法扩大出口的局面。

◆◆◆

  维持2%左右的物价上涨,对于恢复从零利率的限制中解放出来的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很重要。如前所述,由于美国因经济复苏结束了量化宽松政策,日本银行有可能进一步实施量化宽松政策,使日元继续贬值,这意味着货币政策的有效性暂时得到恢复。但是,还不能保证美国经济能持续复苏,所以我们应尽快摆脱通货紧缩。

  但是,最好丢掉安倍首相在最近的记者会见上所说的"摆脱通货紧缩后,玫瑰色的经济在等着我们"的幻想。

  即使因需求扩大而暂时成功摆脱通货紧缩,也不能保证能维持稳定的需求。在摆脱通货紧缩后,因持续零利率使从名义利率减去通胀率的实际利率为负数,虽然可以促进设备投资的政策,但负的实际利率扩大了无益的设备投资和资产投机,很可能增加泡沫和不良资产出现的可能性。为了维持需求,使增长战略成功,有必要通过提高国内的投资收益率促进民间投资,及通过扩大家庭经济的实际收入刺激消费。

  恢复对财政的信任是当务之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保罗·克鲁格曼教授指出,在通货紧缩的情况下,日本银行大量购入国债,由于对财政信任度下滑而抛售日本的股票·债券,只会带来日元贬值和缓慢的进口通胀,有助于摆脱通货紧缩。但是,在摆脱通货紧缩后,如果由于再度对财政的信任下滑而抛售日本股票·债券的话,为了控制因日元贬值引起的通胀,日本银行则不得不提高利率。这会造成国债利率高涨。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日本银行对货币紧缩政策有所犹豫,就有陷入日元贬值和高通货膨胀恶性循环的危险。

  政府·日本银行面对摆脱通货紧缩后的局面,应制作财政重建和结束量化宽松政策的工作表,对抛售日本股票及债券·高通货膨胀率·国债利率高涨等做出应有的危机对策。

※本中文稿由RIETI翻译

2014年12月11日《日本经济新闻》

2015年1月8日登载

浏览该著者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