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志雄个人主页: “实事求是”专栏

2022年中国经济持续低迷
——房地产市场走势和新冠对策备受瞩目

关 志雄
顾问研究员

Ⅰ.前言

  中国经济在2020年第一季度因受新冠疫情严重打击,一度陷入低谷,但随后实现了V型反弹。然而,GDP增长率在2021年第一季度达到峰值后,开始减速。2021年,中国全年GDP增长率(同比)为8.1%,明显高于2020年的2.2%,但与2020年的“前低后高”相反,季度增长率呈“前高后低”态势,第四季度仅为4.0%。由于房地产市场进入调整期、新冠疫情发展难以预料,预计2022年中国经济将继续走低。

Ⅱ.中国经济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减速

  2020年初,新冠疫情首先在中国爆发,随后蔓延到全球,至今仍未结束。中国在疫情爆发初期就采取了十分彻底的防疫方式,对发生疫情的地区开展全面核酸检测,并且同时实施大规模封城等限制人口流动的措施。这使疫情在2020年3月左右得到了控制(图表1)。此后,尽管在局部地区多次出现了小范围的疫情,但都没有大规模蔓延。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偏低。截至2022年1月底,全球新冠确诊病例累计超过3.7亿人、死亡560多万人,而占世界人口近20%的中国,累计确诊病例不到12万人、死亡人数也低于5000人(注1)。

图表1 中国大陆地区新增新冠确诊病例
图表1 中国大陆地区新增新冠确诊病例
(资料来源)笔者根据中国国家卫生计生委数据制作

  在此背景下,中国的GDP增长率(同比)在2020年第一季度降至-6.9%后,出现了V型回升。反映了从上一年低谷的反弹,2021年第一季度的增长率更高达18.3%,明显拉开了与欧美之间的差距。然而此后,中国经济复苏步伐开始放缓,2021年第四季度的GDP增长率降至4.0%,低于美国(5.5%)和欧盟(4.6%)(图表2)。

图表2 从新冠疫情开始复苏的中国、美国、欧盟GDP增速的变化
图表2 从新冠疫情开始复苏的中国、美国、欧盟GDP增速的变化
(资料来源)笔者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美国的 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以及欧盟的Eurostat数据制作。

  从各需求项目对GDP增长的贡献(同比)来看,中国从新冠疫情复苏的过程中,净出口的拉动始终保持在正数,弥补了由消费和投资组成的国内需求的不足(图表3)。这种现象反映的是国内外供需缺口的不对称。中国的生产比需求先一步恢复,供应超过了需求,而在其他国家,由于政府的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需求的恢复先于生产,需求超过了供应。中国净出口的增加正好同时抵消了这两个缺口。

图表3 主要需求项目对GDP增长率的拉动
图表3 主要需求项目对GDP增长率的拉动
(资料来源)笔者根据CEIC数据库数据制作

  物价方面,2021年12月的居民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仅上升了1.5%,说明最终需求疲软;然而由于海外因素,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却较上一年大幅度上升了10.3%,两者之间差距拉大(图表4)。PPI高涨有助于提高供应链上游企业(主要是国企)的业绩,却对无法将上升的投入价格转嫁到产出价格的下游企业(主要是非国企)造成了损害。

图表4 中国PPI和CPI的变化
图表4 中国PPI和CPI的变化
(资料来源)笔者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制作

  鉴于PPI是CPI的先行指标,PPI迄今为止的升幅会在今后给CPI带来一定的上升压力。预料今后GDP增长率将会下降,如果通胀率上升,中国经济将进入滞胀期。为阻止GDP增长率进一步下滑,政府试图实施宽松货币,但受通胀不安制约,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和利率的空间有限。

  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的低增长,原因在于政府为控制部分地区新冠疫情的扩大,加大了对经济活动的限制。例如,从12月23日开始,1300万人口的西安封城长达1个月;天津、宁波和深圳等大城市的部分工厂和港口设施也相继关闭。

  除新冠疫情以外,夏季严重的电力短缺也加剧了中国经济的衰退。造成电力短缺的原因之一,是中国为实现承诺的“2030年碳达峰和2060年碳中和”目标,关闭了许多煤矿和二氧化碳排放量大的燃煤发电站。与此同时,煤炭价格飙升,而电力末端价格又受到政府控制,电力公司无法将煤炭涨价转嫁给消费者,为避免收益进一步恶化而采取了限制电力供应的措施。为解决这一问题,政府放松了对煤炭生产的限制,也允许提高面向企业供电的价格。从第四季度开始,电力短缺问题基本得已解决。

  此外,2021年9月,中国恒大集团等中国房地产公司爆发了债务危机,这使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进入调整阶段(图表5)。住宅销售面积和住宅开发投资增长率(同比)已降至负值,新建商品房销售价格指数(70个大中城市平均值)增速(同比)也已放缓(环比从9月开始转为负值)。

图表5 中国住宅市场主要指标的变化
图表5 中国住宅市场主要指标的变化
(注)住宅销售价格是70个大中城市的品均值。住宅销售面积是商品房面积。由于每年1月和2月的住宅销售面积和住宅开发投资的数据以两个月平均值的形式发表,图内1月和2月数据相同。
(资料来源)笔者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制作

Ⅲ.房地产市场调整产生的负面影响

  2020年,中国主要城市的房屋销售价格与家庭可支配收入比,深圳(39.8倍)、上海(26.2倍)和北京(23.8倍)等大城市均已超过1980年代末泡沫经济时代的东京(低于20倍)(图表6)。中国房价要恢复到合理水平,尚有很大的下降空间。房地产是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产业(图表7)。房价下跌不仅会在实体层面,还会在金融和财政方面也对中国经济造成很大的影响。

图表6 中国主要城市房价收入比排名(2020年)
图表6 中国主要城市房价收入比排名(2020年)
(资料来源)笔者根据易居房地产产研究院《全国50城房价收入比报告》(2021年3月29日)制作
图表7 中国房地产业的规模(2020年)
图表7 中国房地产业的规模(2020年)
(资料来源)笔者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的数据制作

  首先,从实体层面来看,2020年的房地产开发投资额为10.4万亿元,相当于GDP的10.3%。如果房地产市场陷入低迷,房地产开发投资将不会像以前那样增长。这不仅会直接压低GDP增长,而且钢铁、家电和家具等相关产业的需求也会下降,进而影响整个经济形势(请参照BOX,房地产市场的调整对钢铁市场的影响)。

  接下来看金融方面,2020年底,个人住房贷款已经达到34.4万亿元(占金融机构贷款总额的19.9%)。如果加上银行给房地产公司的贷款和经由影子银行(如理财产品、信托产品等)的部分,那么流入房地产市场的资金规模会更大。有人担心房价下跌可能在银行给房地产公司的贷款中产生大量不良贷款。其实由于近年为控制住房贷款,银行已采取了上调首付比例等措施,所以上述情况发生的可能性较低。

  再来看财政方面,2020年地方政府土地出让金收入为8.4万亿元,约占全国财政总收入的四分之一。如果房价暴跌,土地价格低迷,土地难以出让,则可能导致政府财政收入大幅下降。预计以基础设施为主的相关公共投资也会因此受到限制。

  有人担心,如果房地产泡沫破裂,中国可能会重蹈90年代后日本“失去的20年”的覆辙。然而,日本当时已经是成熟发达国家,而中国目前仍为发展中国家,只要发挥“后发优势”,就能继续保持5%的中速潜在增长率。所以即使房地产泡沫破裂,中国经济也能避免长期低迷。

Ⅳ.清零政策还会持续多久?

  除房地产市场动向以外,长期化的新冠疫情与政府对策也是预测2022年中国经济前景的重要因素。

  随着疫苗接种的普及,重症化率和死亡率的降低,世界各国正在逐步恢复经济活动,放宽至今采取的新冠疫情限制措施,开始摸索“与新冠共存”的新政策。然而,中国依旧坚持与那些国家相反的“清零”政策,不仅在国内开展大规模的核酸检测、有针对性地开展城市封锁以及限制人员流动等措施,还采取了十分严格的入境政策,要求所有入境者都要在指定设施中接受两到三周的隔离。

  中国政府坚持清零政策,不仅表明其将人民的生命放在首位的决心,还希望通过成功克服新冠疫情向世界展示其制度上的优势。

  2021年11月,奥密克戎变异株开始在全球蔓延,这迫使中国重新思考清零政策。奥密克戎变异株传染性相当强,要实现清零就必须采取大规模封城等更为严格的措施,这会对经济造成极大的损害。另一方面,感染奥密克戎变异株后的住院率、重症化率和死亡率相对较低,实施清零政策可能会得不偿失。

  然而,中国即将迎来两大十分重要的活动。一个是2022年2月的在北京举办的冬季奥运会,另一个是下半年将召开的中共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议题将包括习近平总书记的去留以及今后五年中国领导层人选等。要确保这两大重要活动的成功举办,就必须贯彻清零政策,防止新冠疫情蔓延。为此,在国内外新冠疫情结束之前,中国不得不维持清零政策,即使这要以推迟经济活动恢复正常为代价(注2)。

BOX 房地产市场的调整对钢铁市场的影响

  由于中国房地产市场持续进行调整,市场对钢铁的需求依旧低迷。中国是钢铁大国,粗钢产量占全球一半以上,所以其影响不仅限于国内,还会通过相关产业波及海外。

  2020年,中国的粗钢产量达到10.6亿吨,占全球总量的56.7%(图表a)。

图表a 世界十大粗钢生产国(2020年)
图表a 世界十大粗钢生产国(2020年)
(资料来源)笔者根据国际钢铁协会制作

  内需是支撑中国钢铁生产的主要力量。2020年钢材总消费量为9.71亿吨,其中建筑行业消费5.74亿吨(占总消费量的59.1%),机械行业消费1.58亿吨(16.3%),汽车行业消费53万吨(5.5%)(图表b)。其中,建筑行业所占份额最大,主要是房产建设。

  另一方面,钢铁行业与铁矿石和能源等资源行业有着紧密的上游关联。首先,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2020年占全球进口量的67.4%(注3)。其次,钢铁是中国最大的电力消费行业,是仅次于电力的第二大煤炭消耗行业。

图表b 中国各行业钢材消费量(2020年)
图表b 中国各行业钢材消费量(2020年)
(资料来源)笔者根据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2021中国钢铁需求预测成果》(2020年12月21日)制作

  钢铁行业不仅对中国、而且对整个世界都非常重要。因此,许多跨国公司的业绩,以至各国经济都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中国钢铁供需的影响。首先,中国国内对钢铁需求下降,会使中国钢铁企业加强出口。这会导致国际市场上的钢材价格下降。其次,中国的钢铁供需走向,也会通过对铁矿石和煤炭等能源需求以及价格的变化,对资源国的出口企业产生重大影响。这些可以从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BA)发布的RBA商品价格指数与(数月前)中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均为同比)的联动中看出(图表c)。

图表c 与中国住宅开发投资联动的RBA商品价格指数
图表c 与中国住宅开发投资联动的RBA商品价格指数
(资料来源)笔者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以及澳大利亚储备银行数据制作 

2022年2月3日登载
>> 日本语原文

脚注
  1. ^ The Johns Hopkins Coronavirus Resource Center.
  2. ^ 美国调研公司欧亚集团将中国的清零政策失败列为"2022年全球十大风险"之首,该预测由于中国无法完全封锁新冠疫情,导致全球供应链中断,使世界经济陷入混乱(Eurasia Group, "Top Risks 2022," January 2022)。
  3. ^ World Steel Association, "World Steel in Figures 2021," 2021。

2022年2月24日登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