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ETI经济政策观点

下届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经济政策

中岛厚志
理事长

推动美国经济政策的经济非受益阶层

  特朗普当选美国下届总统,其经济政策随即受到了广泛关注。详细情况需要等到新政权启动后才能揭晓,但是从他以往的言行来看,对于包括经济弱势群体在内的美国国民,他将通过贸易保护主义和美元贬值来恢复被移民和进口夺走的就业,进而通过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减税和放宽监管等促进经济增长,创造就业(参见图表1)。

图表1:美国:下届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经济政策主张
税制 (税率)
减少所有收入阶层的税率。对所得税递增区分也从现行的7个等级减少至3个。尤其是把高收入阶层的税率从39.6%减少到33%
(法人税)
从35%减少到15%
贸易
(自由贸易协定)
反对现有的贸易协定,示意当选后将重新谈判
如果就NAFTA重新谈判的结果不满意,就退出协定
(关税)
对墨西哥征收35%的关税,对中国征收45%的关税
就业 制定实施为促进国内经济活动的政策。扩大基础设施投资,削减贸易赤字,为易于就业放宽监管等
用10年时间创造2500万人的就业岗位,实现GDP年增长率3.5%
政府债务 在强调增加基础设施支出和国防预算的同时,关于政府债务的发言出现摇摆。对于上调利率,主张高利率引发物价下跌可以带来市场回购债券的机会。
基础设施投资 提出1万亿美元规模的重建基础设施计划,资金来源于设立基金会和向能源生产征税。
金融
(对美联储的态度)
共和党批评美联储的低利率政策,而特朗普本人却称赞美联储主席耶伦的政策"不错"。

  美国下届总统特朗普在总统大选中的贸易保护主义和歧视性发言令人忧虑。不过他的过激主张之所以获得了美国国民的支持,是因为感到贸易、移民及美国安全防务等对外政策导致了经济受损的美国人比预想的更多。

  实际上,在美国经济利益受损的贫困阶层不断增加。美国的贫困人口在2014年时占全国总人口的15.6%,家庭数达11.5%。而且享受向贫困阶层提供的食品补助金制度(Food stamp)的人数也显示出,贫困阶层一直在扩大。实际上,领取食品补助金的家庭数从2000年时的650万个家庭(占全国家庭总数的6.2%)猛增到2013年的1570万个家庭(占全国家庭总数的13.5%)。

  进而对2000年和2014年进行比较的结果,占国民总收入的比例中,收入最低的20%阶层减少了0.5%,而收入最高的20%阶层增加了0.4%。由此可见,经济增长的果实几乎全部被高收入阶层获取,基本上没有惠及低收入阶层,而且中间阶层也没有分到多少好处。

经济政策与里根经济学近似

  已经有人指出,下届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想法,大致框架与80年代的美国总统里根的经济政策(里根经济学)近似。里根经济学的构想是重视市场经济和民间活力,实施减税,放宽监管。只要增长率提高了,即使减税财政赤字最终也会缩小(参见图表2)。

图表2:里根经济学与特朗普主张的异同
里根经济学 唐纳德·特朗普
降低所得递进税率的最高税率
(70%(就任前)→28%(最终))

(39.6%)→33.0%)
简化递进税率等级
(15等级(就任前)→14→5→2)

(7等级→3等级)
扩大军备
(增加军费)

(强调扩大国防预算)
削减社会保障
(医疗援助、食品补助金严格管理)
×
(宣布不削减社会保障、老年人和残疾人健康保险)
其他政府支出 缩小 扩大
(承诺扩大基础设施投资)
货币政策 反通胀政策
(限制货币供应)
没有明确表态
放宽监管
(石油·天然气价格、有线电视、电讯·电话、银行领域)

(明确提出放宽就业监管)
贸易保护
(汽车产业救助政策、要求日本自主限制对美汽车出口)

(对NAFTA和TPP持反对态度)

  但是里根经济学很难说获得了成功。通过减税和增加年度支出确实实现了经济繁荣,但是80年代为了与苏联对抗扩充了国防费用,税收没有像预想的那样增加,结果导致财政收支赤字创历史纪录。鉴于这样的结果,下届美国总统特朗普如果如约实行经济政策,即大幅度减少法人税和个人所得税、花费巨额资金投资基础设施、增加国防费用的话,其结果可能与里根经济学相同。

  特朗普实施大幅度减税和大规模投资基础设施会对财政收支产生什么影响呢?试算的结果,在特朗普提示的3.5%实际增长率(物价上涨率2.0%,名义增长率5.5%)的情况下,财政赤字与GDP比接近水平推移(参加图表3)。2000年至2015年美国的名义增长率为年均3.8%(实际增长率为1.8%),如果特朗普真的实行竞选承诺,可以说很难实现财政健全化。

图表3:美国:财政收支预测
图表3:美国:财政收支预测
(注)每种情况都假设大幅度减少所得税和法人税,10年期间投资基础设施1万亿美元
(资料来源)美国BEA

  另一方面,特朗普的主张与里根经济学也有很大的不同之处。其中之一是里根总统希望美元升值,而特朗普主张美元贬值。特朗普主张美元贬值与恢复美国就业的政策建议是一致的,从80年代美元汇率的变迁来看,特朗普的主张似乎是正确的。

  实际上,里根总统主政时期的美元升值造成了美国经济疲惫,结果不得不依靠85年的日美广场协定,通过国际协调反推美元贬值。而且其后又给世界经济带来了美元过度贬值、世界规模的房地产泡沫及其崩溃等混乱。日本深受其害,房地产泡沫崩溃在推高日元创历史纪录的同时,压迫经济下滑,引发了长期衰退(参见图表4)。

图表4:日元美元实际有效汇率的推移
图表4:日元美元实际有效汇率的推移
(注)2010年为100,高于100为升值,低于100为贬值
(资料来源)日本银行、英格兰银行

  不过,不能因特朗普主张美元贬值而放心。不合理的美元贬值将带来美元以外的货币升值,难保不会成为以邻为壑的政策。而且新兴国家不希望本国货币升值,所以不排除美元贬值导致世界各国货币竞相贬值的可能性。

  从根本上来说,如果新的经济政策能给美国带来经济繁荣,那么按理说美元反而会升值。实际上,由于市场预测美国经济即将好转,利率已经开始上升,美元也在逐渐升值。而且由于贸易占美国经济的比重较低,出现了认为美元汇率在政策上没有受到重视的看法,不可否认会形成基于实际经济状况的美元汇率。

  尽管如此,也无法保证不会形成不合理的美元汇率。无论哪种情况,如果形成了不合理的美元汇率,就有可能重蹈使世界经济陷入大混乱的里根时代的覆辙。而且日本是广场协定后遭受世界经济混乱影响最大的国家之一,尤其是日元,至今仍是主要货币中最容易成为投机对象的货币。受美元贬值影响最大,货币升值最高的经济最容易疲惫。反之放任美元升值,日元陷入极端贬值也会给经济留下长期的巨大祸根,强烈希望世界汇率市场保持稳定。

长期悲观与短期乐观

  不论是好是坏,采取贸易保护主义和限制移民流入等方法恢复经济弱势群体的就业是一个可行的对策。不过,即使提高经济增长率,如果不加强再分配,就极有可能导致好处只惠及高收入阶层,而不能惠及贫困阶层。此外,保护国内产业和控制移民流入不利于提高产业竞争力,迫使国民购买高价商品。

  这意味着从中长期来看,减税、提高增长率、贸易保护主义、限制移民流入等政策未必符合支持特朗普的经济弱势群体的期盼。退一步说,如果特朗普真的实施了在大选中承诺的经济政策,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不得不大幅度调转政策方向。

  当然,如果特朗普实施了他主张的美元贬值和巨额投资基础设施等政策,在短期内将会对美国经济起到有益的作用,他当选后美国股价立即大幅攀升等可以解读为这种预期动向。如果美国经济走向繁荣,世界经济也可获益。

  下届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经济政策越大胆,其效果也会表现得越显著,但是副作用也越大。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他实行什么样的政策,笔者希望他的政策能在救助经济弱势群体的同时,也能为美国和世界经济的稳定增长做出贡献,并避免逼迫日元升值和限制对美出口等,只把日本经济作为例外对待。

2016年12月7日登载

浏览该著者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