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尽快恢复GDP的信用

深尾京司
RIETI教职研究员

  去年12月,政府对去年7月~9月期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进行了大幅度下调,2008年度的精确报告也发生了推算错误等,日本国民经济核算体系(SNA)的信用发生了动摇。在今年2月的统计委员会与民间经济学家交换意见的会议上,与会者提出了“目前的GDP推算状况,会给日本经济统计甚至政府的对外信用带来严重损害”,“看的不是GDP,而是工矿业指数”等严厉的意见。

  去年决议通过的《关于完善公共统计的基本计划(基本计划)》,也提出了需要对国民经济核算进行根本改革,列出了从今年开始五年期间应实施的40多项课题。下面笔者将对日本的国民经济核算的课题和前景进行思考。

◆◆◆

  三面等价原则广为人知,GDP可以分为支出、产出和收入三个方面,计算后的结果成恒等关系,从理论上说,这三者必定相等。因此,只要从各个方面进行GDP推算并互相对照,就可以提高推算精度。

  然而在日本,并没有按照三面等价原则推算年度GDP。也就是说,按详细品种分别来看,在供给中,有多少不是用于中间需求,而是用于满足消费和投资等最终需求,对此进行调查的GDP支出方面的推算,与各产业从产值中扣除中间投入额来推算的GDP产出方面的推算不一致,两者之间存在着“统计上的不吻合”(参见表)。

从三方面看日本的GDP(2008年(日历年))
统计上的不吻合占支出方面GDP的比例(年度计算数值)

  用支出方面的GDP去除统计上的不吻合,即从支出方面GDP减去产出方面GDP得出的不吻合,如果观察一下除算值的变化(参见图),可以看出,根据总务省的投入产出表等信息,作为体系基准年(benchmark)进行推算的2000年度前后的不吻合较小,但是其后呈现不吻合扩大的趋向。这种情况估计是反映了中间投入等信息逐渐变得不正确和不协调。2008年度的不吻合超过11万亿日元,支出方面的GDP比达到了2.3%。

  在推算战前GDP的数量经济史的研究中,对产出方面和支出方面的GDP分别推算,如果偏离在5%以内,就认为结果良好。看一下下图,仿佛在看历史统计,而不是现代发达国家的国民经济核算。

  查明偏离的原因,修正支出方面与产出方面的推算,减少偏离的工作现在还没有充分开展。而且,在构成收入的要素中,营业剩余和混合收入,是从产出方面的推算数值减去雇员报酬等其他收入的推算数值得出的,GDP的收入方面的推算经常等于产出方面的推算,没有进行独立的推算。

  本来,如果推算协调的投入产出表体系,可以分别推算出满足三面等价的GDP的支出、产出和收入。在其他多数发达国家,每年都制作这种投入产出表。以此为核心,互相对照支出、产出和收入的第一次统计,再推算出在统计上没有不吻合的GDP数值。在日本,虽然使用简便的方法推算用于国民经济核算的各年度经济活动的产出和投入排列表,但主要是用于产出方面的推算,并没有为对照GDP的支出、产出和收入各方面的推算发挥作用。

  近年来,以国民经济核算为基础的国民储蓄率,从2007年度的7.5%下降至2008年的2.0%,储蓄率的急剧下跌非常明显。从可支配收入等减去最终消费支出,再用可支配收入去除,得出的数值就是储蓄率。最终消费支出是支出方面GDP的一部分,而另一方面,如前所述,日本的可支配收入的推算是基于产出方面GDP。一部分储蓄率的下降有可能是由于不吻合扩大造成的。

  正如基本计划所提出的,应向新体制过渡,推算用于国民经济核算的年度投入产出表,并以此为核心从三方面协调推算。

◆◆◆

  现行的每季度推算的GDP,作为支出方面的GDP,以产出动态统计等对各品种的供给进行分别掌握,并加进家庭抽样调查等需求方面的信息来进行推算。数值的公布有从期末大约6个星期后公布的速报数值(第一次速报)、大约70天后的修改数值(第二次速报)、从年度末8个月后公布的精确报告、以及20个月后的更精确报告。

  去年12月引起话题的是2009年7月~9月期的实际GDP第二次速报数值,与上期相比年率增加了1.3%,比第一次速报的增加4.8%下调了3.5%(在近期的修改中又下调为负增长0.6%)。不过,过去也经常发生过年率2%左右的修改。

  而且第二次速报数值与精确报告及更精确报告之间的偏差也很大。与上期相比,关于年率增长率的第一次和第二次速报数值之间的偏差绝对值平均(从2005年1月~3月期至2009年10月~12月期)为1.0%,而第二次速报数值与更精确报告之间(从2005年1月~3月期至2007年10月~12月期)达2.3%(根据日本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落合胜昭的调查)。这是美国同时期的同类数值0.6%和1.1%的大约两倍。

  为了恢复GDP统计的信用,内阁府于2月份公布了以下述四项内容等为中心的对策。(1)增加负责部门的人员;(2)以民间设备和库存投资为中心改变推算方法;(3)修改季节调整法;(4)在二至三年内实施根本对策。

  除此之外,为了改善推算,对作为季度推算基础的第一次统计进行长期努力改革也是非常重要的。在以法人企业统计季报和家庭抽样调查等速报推算发挥重要作用的需求方面的基础统计中,存在着更换样本和样本较少等带来的数值计算的变动。此外,在季度推算中使用的产出动态统计和用于年度推算的工业统计调查之间也存在较大的偏差。由此可以看出,需要解决的课题很多。

  另外,季度推算也需要采取利用投入产出表从产出方面推算GDP的方法,通过支出和产出的两面等价来核对推算结果,提高精确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于2006年3月提出的关于日本宏观经济统计的评价报告,也建议把季度速报扩大到产出系列。

  速报推算由于受到基础数据和工作期限的限制,因此要想提高精确度,如何取舍选择不精确的信息非常重要。笔者最近与美国经济分析局负责GDP推算的人员进行面谈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在美国,不仅推算体制非常完善,而且在面对存在疑问的第一次统计时,重视另行利用采访和个案调查数据发现和解决问题的知识和能力。

◆◆◆

  1976年发行的、长达490页的推算支出方面GDP的说明书,以及同时期出版的几部很厚的图书(《新国民经济核算推算资料》系列),或许是因为当时刚引进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不久,所以能够感觉到担任核算的人员充满了清新的热情。而现在对外公布的《国民经济核算推算方法说明书》中,对上述推算的说明只有27页。由于过去各种各样的修改不断积累,现行的推算体系在协调性和支撑协调性的系统的说明书方面,正在出现退化,对此令人忧虑。

  按照基本计划,间接测算金融中介服务(FISIM)的推算和使用资本时价评估的资产统计等,有关国民经济核算的许多难题稳步得到实施,但是对于最重要的推算体系还需加快步伐进行根本改革。

  阻碍改革的最大原因是人员的绝对不足。担当部门的内阁府的国民经济计算部,包括此次增加的人员在内也仅有58人,与负责人员超过200人的英国和加拿大,以及拥有100人以上的美国、法国和意大利相比,差距很大。国民经济核算是支撑经济政策的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之一,能够集中投入资源,进行根本改革。

※本中文稿由RIETI翻译

2010年3月30日《日本经济新闻》

2010年5月27日登载

浏览该著者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