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特别专栏:2016年日本经济展望

世界经济期待发达国家与日本的智慧和对策

中岛厚志
理事长

世界经济衰退与政治、社会的持续混乱

  90年代以后的世界经济在中国经济迅猛发展和石油·资源价格居高不下等因素的推动下,新兴国家实现了高速增长,全世界度过了物质丰富的时代。然而自去年以来事态逆转,发生了巨大变化。现在新兴国家、尤其是资源国家面临着经济困境,其中特别困难的国家是中东和北非的中等收入国家(参见图表"世界各主要地区人均经济增长率")。

图表:世界各主要地区人均经济增长率
图表:世界各主要地区人均经济增长率
(注)以PPP计算的变化趋势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

  以新兴国家为中心的世界经济衰退助长了政治和社会的混乱。在中东和北非已经发生了大量的难民和移民,在目前可以预测的世界经济形势下,还有可能出现很多难民,地区纷争等看来还很难结束。

  必须避免这种世界规模的社会和政治混乱进一步扩大,方法之一当然就是恢复世界经济增长,为世界经济注入结构性增长的萌芽。

期待发达国家的智慧和对策

  提高世界经济增长率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是由于从石油和资源降价中受益的许多资源贫乏国家是发达国家,而且贷款利率低,因此正在形成像以前那样由主要发达国家推动世界经济的局面。

  发达国家推动世界经济的最佳手段是加速创新,与通过互联网形成的网络社会互动,硬件和软件两方面的技术革新使收集大数据和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等高度解析正在成为可能,人工智能(AI)已经来到经济产业和社会发生巨大变革的入口。

  主要发达国家无一例外地迎来了少子老龄化和经济社会成熟化,这也可以成为产生社会变革、推进世界经济的动力。虽然需要时间,但这是方向,可以通过对社保制度、税制、监管规则、社会·人员规范·认识等实施全面改革,纠正社会中存在的各种不平衡,实现更富裕的生活,同时进一步充分利用迄今一直被低效配置的人员、物品、资金,完成良性经济增长。

  作为实际事例可以参照福利国家瑞典。瑞典采取了充实社会保障和良性经济增长两者同时实现的经济社会模式,为了保持世界最高水平的福利,要求企业和国民在与美国相同的市场竞争条件下拿出高水平业绩和承受负担。

  另一方面,发达国家还可以率先降低各国间的经济国界,促进世界经济增长。欧盟(EU)已经在广范围内消除了经济国界,取消非关税壁垒和建立单一市场正是由于在1980年代强烈地意识到为挽回欧洲低于日美的经济竞争力,需要搞活经济。

  降低经济国界的事例可以参照大规模FTA(自由贸易协定),尤其是占世界人口11%、占世界经济规模36%的多国参加的TPP(跨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是一个典型。而且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与新兴国家同时加入,不仅在物品贸易领域,而且在其他许多领域也取消了非关税壁垒,扩大范围的结果可以期待产生巨大的经济活性化效果。

日本占据有利位置

  日本很幸运,在许多方面占据着有利位置。从根本上说,资源贫乏的日本在世界经济结构的变化中是最大的受益国。实际上2015年1–10月的石油和LNG(液化天然气)进口额与2014年同期比减少了近6.5万亿日元,企业收益创历史最高纪录。

  而且日本还可以构建有助于提高国内外经济活力的新经济社会模型,例如日本正以世界最快速度进入少子老龄化社会,进一步发挥女性和老年人的作用等成为当务之急,这就需要通过从监管规则、劳动市场、企业体制到社会规范的全面变革来完成。

  进而一旦TPP生效,日本将向经济全球化更迈进一步,尤其是日本的贸易和对内直接投资对GDP比落后于世界各国,所以日本的全球化带来的经济活性化效果以及给家庭经济带来的利好非常大。

  从世界经济结构变化的角度看,发达国家的创新和经济社会模式变革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其中日本的少子老龄化等应解决的课题清晰可见,经济条件也占有优势,脚踏实地地解决这些课题就是对世界的贡献。

2016年1月6日

2016年1月6日登载

浏览该著者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