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残奥会消费扩大效应——是谁推动了消费支出净增长?

森川正之 副所长

  三年后,2020年东京奥运会、残奥会即将拉开帷幕。在确定东京成为奥运会的东道主之后,几家机构先后公布了有关奥运会经济效应的估算值。下面,本文将就这些估算中没有涵盖的内容,列举若干观察到的事实。具体内容有下述两点:①奥运会、残奥会相关消费的增加造成其他消费减少的替代效应有多大;②哪些人净消费支出增加的可能性较高。

东京奥运会、残奥会的宏观经济效应

  根据瑞穗综合研究所(2014)、东京都奥运会残奥会事务局(2017)公布的预测显示,东京奥运会、残奥会的宏观经济效应累计超过30万亿日元(注1)。这些预测值中包括会前的建设投资扩大、大会期间的消费支出增加、大会结束后的遗产效应、投入产出的波及效应等各种要素。

  有关主办奥运会的经济效应有以雅典、北京、伦敦等以往主办国家为对象的分析可循。Baade and Matheson (2016)对上述分析进行了综合调查,考察了主办奥运会的成本和效益。结果发现,事后验证结果显示的数值有小于事前的预测值的倾向,有人指出其中的一个原因是事前的经济效应预测忽视了替代效应。也就是说,购买入场券和前往会场的交通费等奥运会相关支出代替了其他形式的消费支出,从而抵消了净消费需求扩大效应。奥运会期间外国游客增多,但是也出现了对普通游客的挤出效应,因而实际的外国游客有少于事前预测值的倾向。

  前述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残奥会的经济效应预测值中,奥运会期间的参加者和观众的支出、家庭消费支出达数千亿日元,但都是没有考虑到替代效应和负面因素的总值数字。虽然认识到其他消费支出的替代可能性,而进行定量推算有难度。还有人认为,奥运会、残奥会期间,大家都集中观看比赛的电视直播,从而也不是没有可能减少消费支出(注2)。

与其他消费支出的替代关系

  针对这一点,笔者就东京举办奥运会、残奥会期间的净消费支出的效应以全国10000人为对象实施了调查(注3)。下面是调查结果的要点。首先,针对在奥运会、残奥会期间“是否有意购买入场券去观看比赛?”的提问,回答“一定会去”的占13.8%,“能去的话想去”的占31.2%,如果回答对象限定为东京居民的话,上述占比数值有所上升,分别为25.0%和31.8%。即使居住在东京周边地区之外的人也有40%以上选择上述两项回答,由此可以预测许多居民会从地方来东京观战。

  有关消费支出的具体提问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残奥会期间,您个人的消费支出(包括入场券的支出)会出现什么变化?”回答的选项为以下三项:①“因购买入场券、相关商品、观看比赛的交通费等,支出总额会有所增加”、②“包括与奥运会无关的支出,整体支出总额不会发生变化”、③“由于通过电视和互联网观看比赛,外出减少,支出总额有所减少”。

  样本整体的统计结果为①24.9%、②57.1%、③18.0%。认为支出总额不发生变化的超过半数,此外,还有一部分人由于看电视等消耗时间而造成支出减少(注4)。但是,消费支出净增长比净减少的回答多出一些,此外,如后所述,越是高收入群体,消费的净增加越多,所以东京奥运会、残奥会期间日本整体的消费支出出现净增长的可能性较高。同时,暗示了在进行经济效应的预测时不可忽视替代效应。

消费支出净增加的是哪些人?

  那么,消费支出净增/净减将会是哪些人呢?下面,我们来看根据居住地、年龄、家庭收入等个人特性进行统计的交叉汇总结果(参见附表1)。从地区来看,当然回答消费支出净增的多为东京居民,其次是东京近郊三县的居民。几乎不存在男女差距,而从年龄层来看,20多岁和30多岁年龄段的人群预计消费支出净增较多。

  有意思的是,按家庭年收入统计汇总的结果发现,越是高收入层,预计消费支出净增的人越多,尤其是年收入在1000万日元以上的家庭更为显著。相反,低收入层,尤其是年收入不足300万日元的家庭,回答消费支出净减超出净增(参见图1)。从学历来看,大学毕业、研究生毕业人群中回答消费支出净增人数较多,相反,高中毕业及其以下的人群中回答消费支出净减的较多。此外,与子女同居的家庭中,尤其是有学龄前子女的家庭,强烈期待观看东京奥运会、残奥会的竞技,预计消费支出出现净增。

图1:东京奥运会、残奥会期间的消费支出预测(根据家庭年收入)
图1:东京奥运会、残奥会期间的消费支出预测(根据家庭年收入)
(注)N=10,000。不包括支出总额不变的回答。

  这些汇总结果中存在各种个人特性的影响,例如,也许有人认为高学历人群消费支出净增受到年纪越轻学历越高、高学历者收入相对较高等影响较大。但是,即使抑制个人属性进行推算,依旧可以发现20多岁和30多岁年龄段、高收入、高学历、有学龄前子女的家庭观战奥运会、残奥会的愿望强烈,预计增加消费支出(注5)。

  不仅限于奥运会,对于各种大型活动的刺激需求效应人们往往关注总量的增加,而实际上,由于总量中包含相当程度的其他消费支出的替代部分,所以需要保守预期净增减效应。积极评价,至少在消费上,不会过度担心奥运会、残奥会结束后的还原反应。但是,如上所述,我们还需要关注宏观汇总值的背后存在个人的异质性。

  当然,上述分析只不过是询问事前主观预测的结果,不能排除奥运会实际举办时,由于经济形势、气象条件、日本选手发挥得优劣程度等各种要素而出现不同的消费行动。所以,使用事后的家庭调查等统计数据进行验证也是十分重要的。此外,本文仅从东京奥运会、残奥会的各种经济效应之中,例示举办期间的消费情况,不包含大会前期的建设投资以及大会结束后的遗产效应。对于以饮食和住宿服务为首的各种服务产业的绩效来说,需求调平至关重要(森川,2016),在东京奥运会、残奥会期间的需求高峰之后,遗产效应等持续多久将影响到2020年之后的日本经济。

附表1:东京奥运会、残奥会举办时的消费支出预测
附表1:东京奥运会、残奥会举办时的消费支出预测
(注)“经济结构变化、经济政策与有关生活、消费的互联网调查”(2016年)的汇总结果。N=10,000。
脚注
  1. ^ 此外,日本银行调查统计局(2015)指出,2020年东京奥运会会对GDP产生正面效应,而“定量性推动效应的不确定性较大,有可能低于过去的主办国家”。
  2. ^ 这些人群在开幕前购买新电视机等,有可能出现消费的跨期替代。
  3. ^ 本调查是笔者设计调查问卷,RIETI委托Rakuten Research, Inc于2016年11月实施的。从该公司登记在册的测试者中,根据“人口普查”(总务省)的分布,按都道府县、性别、年龄层等抽出个人为调查对象,调查样本数为10000人。
  4. ^ 如果对仅限于回答“一定会去”和“能去的话想去”观看比赛的样本进行汇总的话,分别为①51.7%、②40.7%、③7.6%,消费支出净增过半。
  5. ^ 根据居住地、性别、年龄、家庭年收入、学历、同居子女为解释变量的有序概念推算。
参考文献
  • Baade, Robert A. and Victor A. Matheson (2016). "Going for the Gold: The Economics of the Olympics."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Vol. 30, No. 2, pp. 201-218.
  • 瑞穗综合研究所(2014),“2020年东京奥运会经济效应达30万亿日元规模:根据宏观研究与个别效应积累的预测”,瑞穗报告。
  • 森川正之(2016),《服务立国论:让成熟经济焕发活力》,日本经济新闻出版社。
  • 日本银行调查统计局(2015),“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经济效应”, BOJ Reports & Research Papers.
  • 东京都奥运会、残奥会事务局(2017),“东京2020奥运会带来的经济波及效应”。

2017年10月27日登载

浏览该著者的文章